中新社費城10月26日電 題:聚化療飲食焦“去美國化”:是否為世界多極化發展的必然趨勢?
  中抗癌食物新社記者 李洋
  最近,有關“去美國化”的聲音引發了不少爭論。有評論指,美國剛剛發生的債務僵局是世界展開“去美國化”的好時機。而與之相對的評論則認為,目前討論“去美銀行利率國化”議題為時尚早。
  自蘇聯解體、冷戰結束之後,美國開始充當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但這個超級大國在如今的多極化世界里msata日益力不從心,從經濟和政治兩方面都有明顯的體現。
  經濟上,美國占世界GDP的比重日益下降,美國的經濟“霸主”成色早已不足。政治上,美國在冷戰前後團結西方盟國的能力也在衰減之中,尤其是“監控門”事件進一步削弱了美國對有關國襯衫家的政治影響力。美國國內兩黨惡鬥的持續也在繼續拖累美國的政經發展。
  研究全球化問題的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茂羅·古里安對記者表示,進入21世紀後,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美國已顯得“筋疲力盡”。他認為,美國仍然會是強大的國家,21世紀能繼續保持繁榮,在發達國家中依然是“領跑者”,但早已無法獨自掌控國際事務,有失去對世界支配能力的趨勢。
  “去美國化”是否應被視為是世界多極化發展的必然趨勢呢?從某種意義上或許可以這樣認為,多極化和全球化的進一步加深,確實會令世界政經格局面臨更深刻的調整。美國在這一調整中面臨更多挑戰。
  古里安認為,從美國參加七國集團(G7)到八國集團(G8)、再到亞太經合組織(APEC)以及二十國集團(G20)的演變過程,可以看出世界多極化發展和美國從繁榮的最鼎盛時期滑落的軌跡。
  不論是G7還是G8,美國都具備舉足輕重的地位。但到了APEC以及G20時代,美國的影響力則不如單純存在的G7或G8時代。G20開始召集領導人峰會、真正被外界所關註恰恰是在美國2008年遭受金融危機之時。而美國總統奧巴馬因身陷債務僵局,甚至缺席了今年的APEC首腦會議,引發了各界議論。
  儘管美國在其內部仍面臨兩黨政治僵局,在外部仍面臨多極化和全球化時代的挑戰,因而“去美國化”的聲音在此刻發出。但無法忽視的事實是,美國自身的幾項巨大優勢仍不容忽視,特別是軍事和科技仍保持領先地位;儘管經歷債務危局,美元現階段仍被視為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其他貨幣完全取代美元尚需時日。這些優勢在一段時期內仍可基本保證美國的超級大國地位。
  有關對“去美國化”後世界局勢的積極描述,似乎在表達多極化和全球化時代的一個願景,但具體操作恐怕相當困難。多極化和全球化進程對所有國家都是機遇與挑戰並存,儘管對美國來說似乎挑戰大於機遇,但並不表明美國會註定因多極化和全球化而被世界“去美國化”。
  美國需要更加負責任的對待國際事務,以更加積極和平等的態度投入國際合作,放棄霸權和“冷戰”思維,或許這才是“去美國化”聲音背後所要推動的用意所在。(完)  (原標題:聚焦去美國化:是否為世界多極化發展的必然趨勢?)
創作者介紹

melbourne

ixwhidwl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