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9月16日電 廣州自今年3月底開始接受“單獨二胎”申請以來,短短幾個月已有過萬人遞交申請。新加坡《聯合早報》16日報道稱,“單獨”家庭生不生第二胎——對一些中國年輕夫婦來說,半年前還不是一道選擇題,如今已成了進行式。分析指,放開“單獨二胎”之後,公共服務需及時完善。
  目前已懷孕三個月的廣州市民趙小秋(化名),一個月前拿到了二胎“準生證”。趙小秋原本還擔心辦證需要很長時間,自己懷孕之後再去申請可能會有麻煩,結果出乎意料的順利,“遞交的資料齊全,不到一周就拿到了。”
  28歲的趙小秋在兩年前生下第一個孩子,對她來說,老二的到來有些意外。廣州今年3月開始接受“單獨二胎”(夫妻一方為獨生子女可生兩個孩子)的申請,趙小秋的第二個孩子恰好“趕上了趟”。儘管養育兩個孩子令她感到經濟壓力陡然增大,但她和丈夫欣然接受了孩子的到來,兩人都認為,可以攜手成長的手足,是他們能給孩子的最好禮物。
  文章說,從程序來看,趙小秋二孩的準生證辦理速度甚至比第一胎還要快。趙小秋表示,她第一胎的準生證等了約半個月,所需時間是目前二胎申請的兩倍。在她看來,計生部門工作效率加快的原因,可能是因為當下申請二胎的人多,而且這項政策剛落地不久,推行速度正在勢頭上。
  廣州自今年3月底開始接受“單獨二胎”申請以來,短短幾個月已有過萬人遞交申請。廣州市副市長貢兒珍在上月末的新聞發佈會上說,截至今年7月底,廣州共受理“單獨兩孩”再生育申請1萬4903例,其中通過審批1萬4108例。
  據統計數字,去年10月至今年7月,廣州戶籍人口出生7萬7362人,以此計算,預計廣州明年“單獨二胎”占全市新增人口比例不會太低。
  該文表示,“單獨二胎”政策此前遲遲未能出台,外界相信個中原因是決策層認為這將導致生育率急劇上升,對於各地醫療、教育等公共資源和服務形成擠壓。
  廣州中山大學社會學系與人類學學院教授蔡禾受訪時說,目前“單獨二胎”政策僅實施了幾個月,不同家庭或有不同規劃,短期數字尚難以判斷生育率會如何起伏,政策放開所產生的長期影響,還需進一步觀察。
  廣州社科院高級研究員彭澎則認為,“單獨二胎”政策推行的頭兩年,出現生育小高峰在預計之內,但總體趨勢應是慢慢平緩下來,從廣州的增長數字來看,目前的二胎申請仍屬正常範疇。
  教育資源或更為吃緊
  彭澎也指出,放開“單獨二胎”之後,公共服務需及時完善。他認為,嬰兒潮也意味著育兒服務市場需求的可觀空間,政府在做好教育、醫療等應對準備的同時,需思考如何讓社會力量參與進來。
  在加碼公共服務這一點上,中國地方政府多有表態,不過,計劃生“二胎”的中國單獨家庭,對未來子女的入學入托等問題仍不無憂慮。
  已孕二胎的趙小秋表示,教育原本就是一個頭疼問題,“大家都想把孩子往好學校里送”,而在“單獨二胎”帶來生育高峰後,教育資源可能更為吃緊。
  與家有兩孩可能面臨的經濟壓力相比,她更擔心的是將來“入園難”、“入學難”能否一一解決,正因為如此,喝上單獨二胎“頭啖湯”的趙小秋並不敢過於樂觀,她說,在期盼家中老二到來的同時,她也做好迎接困難的思想準備,未來養育孩子還得“摸著石頭過河”。(曾實)  (原標題:外報:單方獨生家庭扎堆生二胎 公共資源或吃緊)
創作者介紹

melbourne

ixwhidwl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