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難見其蹤發病後容易漏診早期診斷有特效藥
  □記者魏浩
  閱讀提示從1994年的清華大學學生朱令,2007年的中國礦業大學學生和汕頭億萬富翁,到2010年的東莞女工,2012年的安慶女子投毒案,20年時間,全國發生數十起鉈中毒事件。11月底發生在安徽省臨泉縣的事件再次讓“鉈(tā)”上了“頭條”。而在我省洛陽、中牟等地,此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中毒事件。對此,急診科醫生、職業病防治專家均認為,有關部門應加強對鉈及其化合物的監管,杜絕隨意購買行為。
  “鉈”為什麼這麼毒?
  急性鉈中毒典型的三聯徵為胃腸炎、多發性神經病和脫髮。由於前兩種表現與其他食物中毒類似,臨床上很容易造成漏診和誤診。
  據媒體報道,11月24日早餐後,安徽臨泉縣的朱某一家6人開始出現不同程度的腿疼、肚子疼、頭髮脫落。最後在北京307醫院治療時,醫生從他們6人的血液、尿里均檢測到鉈元素。中毒人員中,年齡最大的60歲,年齡最小的只有3歲,據推測,投毒可能性較大。
  無獨有偶,今年9月,安徽省安慶市中級法院對一起罕見的鉈投毒案做出一審判決,被告人玲玲(化名)犯故意傷害罪,判處無期徒刑,並賠償67萬餘元。案件緣由是玲玲為使其前夫的前妻得精神病,先後兩次將溴化鉈投入其飲料中,致後者重傷。而在我省中牟縣,2010年9月份也曾發生過一起鉈中毒事件,且中毒人數多達14人。據鄭大一附院急診醫學部主任李莉介紹,當時該患者家中先後有14人轉到該院就診,通過進一步的檢查發現,他們遭遇的並非簡單的食物中毒,而是十分罕見的“急性鉈(tā)中毒”。
  患者入院前,均出現了發悶、胸口疼、無力、肌肉疼等癥狀。在該院檢查、治療期間,患者又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嘔吐、掉發、呼吸困難等癥狀。李莉主任稱,在後續的治療中,有關部門從北京國家儲備中心緊急協調、空運到鉈中毒的解藥——普魯士藍膠囊,一名68歲的患者中毒過重去世,其他人經過積極治療均脫離危險並痊愈出院。
  河南省職業病醫院職業病科主任、主任醫師李潔雅說,鉈中毒一般是累積中毒,通過長期微量攝入,可對人體健康形成潛在危害。但在國內發生的多起事件中,患者都是食用了受到重金
  屬污染的食物所致,同時這些食物鉈的含量較高。早在上世紀80年代,國內一些殺蟲劑、滅鼠藥、脫髮劑中曾使用過鉈元素,而且部分省市在生產煙花過程中,也有過相關副產品的出現。但這些產品目前在生活中幾乎絕跡。
  至於鉈中毒的治療,鄭大一附院的李莉主任說,高毒性的鉈元素,也是一種強烈的神經毒素。研究資料顯示,鉈是一種稀少而分佈廣泛的金屬元素,外表與錫相似,常以化合物形態見於少數礦物。鉈對哺乳動物的毒性高於鉛、汞等金屬元素,與砷相當。中毒後表現癥狀為下肢麻木或疼痛、腰痛、脫髮、頭痛、精神不安、肌肉痛、手足顫動、走路不穩等。鉈的化合物同樣高毒。一般認為鉈對成人最小致死量約為12mg/kg,不足1克的劑量可能致成年人於死地。
  臨床中,急性鉈中毒典型的三聯徵為胃腸炎、多發性神經病和脫髮。由於前兩種表現與其他食物中毒類似,最後一種脫髮表現比較晚(10-14天以後),所以臨床上很容易造成漏診和誤診。前述中牟縣的中毒事件,就是在食用有毒物質17天后,才被準確診斷的,期間病人被多次轉院治療。正因為此,部分中毒患者直到屍檢時,才被髮現是鉈中毒。而慢性鉈中毒的臨床表現,主要是周圍神經病、視神經病、視網膜病及脫髮。
  下轉B10版
  上接B09版
  銷售環節需要嚴格監管
  鉈中毒的檢查並非常規檢查項目,再加上很多醫院也沒有檢查條件,所以一般的鉈中毒事件,很難在最初階段得以準確檢測。
  河南省職業病醫院主任醫師李潔雅說,除了光電子行業在耐腐蝕的合金部件作業中,會出現鉈元素外,其他行業幾乎不會出現。
  河南中醫一附院藥學部副主任陳天朝說,包括中藥在內的藥品中,也基本不會出現鉈元素。因此多數醫護人員分析稱,鉈中毒一般都是人為投毒,所以要呼籲相關部門加強監管。
  昨日上午,記者在阿裡巴巴、百度等平臺上搜索“鉈”,發現有數十條相關銷售信息,大部分出售鉈產品的化工企業來自廣州、北京、上海。此前有媒體記者在淘寶網上發現有相關產品出售,但在記者昨日調查時,有關“鉈”的關鍵詞產品已絕跡。
  不過,在與商家溝通時,賣家仍稱可以配貨,但量太小的單子不接。記者上午聯繫的四五家商戶均稱,現在很少做網上的零售業務。
  一名店主在電話中稱,雖然是劇毒化工物品,但是正常銷售是可以進行的,至於有商家零散銷售的現象,該店主說:“這個誰也不好管。”
  根據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規定,禁止隨意買賣、私自銷售危險化學物品。一般情況下,通過正規渠道購買鉈,必須要單位開證明,還要有銷售登記。然而位於上街區的一家化工用品店負責人說,只要是經常聯繫的客戶,你買啥我都給你配貨,我們平時只用報價單來核對物品。至於運輸,另一家化工用品店店主說:“劑量小的物品,只要不是液體,一般都是通過快遞發貨,用量大的化學品和液體,得用物流發貨。”
  鄭州一家物流公司的業務員在接受採訪時說,部分化學物品使用嚴密的包裝發貨,每一件都拆開檢查不現實。“除非他用空運能檢查出來,陸運的物品,哪一家物流公司和快遞公司會用機器一件一件過(檢查)?”
  記者查詢發現,有關劇毒化學品的管理,目前有治安管理處罰法、易制毒化學品管理條例、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等多部法律法規制約,然而,在實際流通中,更重要的是要把“鉈”真正關進法律監管的“籠子”。
  如能早期診斷,“解毒”有特效藥
  在國內,衛生應急部門有專門針對鉈中毒的特效藥,但該藥在國內醫院和藥店均沒有備貨。
  “治療鉈中毒,需要透析及專門的排毒療法,治療十分困難、複雜。”李莉主任說,如果可以早期診斷,鉈中毒也並非無藥可治。在國內,衛生應急部門有專門針對鉈中毒的特效藥,但該藥在國內醫院和藥店均沒有備貨。雖然管控嚴格,但在應急治療中,中毒者也是可以用到,畢竟鉈中毒都是突發事件,且極其罕見。如果是中毒比較嚴重,患者血液中的鉈元素含量非常高,還可應用血液凈化的方法救治,將患者體內的毒物濾出,但此法在過濾有毒物質的同時,也會濾出血液內的其他成分。對於鉈中毒的後遺症,李莉主任說,如果中毒患者出現了神經損傷,那麼治療後患者依然難以恢復。畢竟神經細胞的損傷是長期,且不可逆轉的。
  所幸的是,在大河報記者調查中,作為中毒事件檢驗部門的河南省職業病醫院和鄭州市職業病防治院,以及經常救治危重中毒病人的鄭大一附院急診醫學部等諸多醫療部門,均稱近年來除了中牟縣的那次鉈中毒事件外,暫無其他中毒事件報告。  (原標題:把﹃鉈﹄關進籠子)
創作者介紹

melbourne

ixwhidwl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