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胡印斌 文/圖
  1月10日,省兩會午間休息時,記者見到了王棟。這位張家口禾久農業開發集團的董事長,剛剛把辦簽證資料送到省會一家旅行社。“去馬來西亞,跟一家準備註資的外企談合作,具體細節還不能講。”王棟說。長期以來,禾久集團苦於缺乏發展資金,而對方又看好禾久在農業產業上的資源,再加上申辦冬奧會,京張拉近距離的大背景,雙方一拍即合。
  資金之外,困擾王棟和禾久的,還有企業已占用場地的國土指標。他說,這個問題一天不解決,就是一塊心病,愁眉難展,更談不上企業的做大做強了。
  怎麼回事呢?這是一個苦惱多年的問題了。以禾久集團為例,旗下16個股份制公司其實都是從原先的鄉鎮企業、村辦企業發展而來。當時,辦企業小打小鬧,廠房、場地建設用地都是租來或者與縣政府簽了協議的,但並沒有辦理國有土地使用證。之所以這樣,主要是當時覺得沒必要,況且那時候從銀行貸款也還算方便,拖久了,到了意識到該辦證時,辦不下來了。
  王棟說:“這就是一個遺留問題。我們這些搞農業產業的小微企業,有場地是多少年的事實,縣政府知情,也蓋了章,但就是與目前的土地法有衝突。”
  沒有土地證的後果也越來越顯現出來。“最大的問題就是貸款成了問題,現在辦事都講規矩,依法辦事。”他說,“明明銀行也樂意貸款,可就是因為沒有土地證,無法貸款。”
  還有,國家好的優惠政策也享受不了。“去年3月,市農開辦有意擴大我的‘生物有機肥’項目,可以享受國家政策、資金上的扶持。可就是因為缺乏土地指標,硬是不能申報。”提起這件事,王棟就懊惱不已。而類似的情況,在張家口很多縣都存在,已經成了套在中、小微農業企業頭上的緊箍咒。
  他說,禾久每年4個多億的產值,利潤只有4%到5%,稍微遇到天災,就白幹了。可這樣的企業也確實是帶動當地千家萬戶農民致富的龍頭企業,也是勞動密集型企業,應該大力扶持。這次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也明確提出,要發展現代農業,建設一批食品工業基地和農業龍頭企業。希望省政府能夠關註這個問題,把這些從鄉鎮企業、工業園區遺留的問題解決了。
  “不然,像禾久這樣的企業就會永遠生活在瓶頸中,辦不了貸款,享受不到中央財政安排的扶持資金,找不到在激烈市場競爭中的公平起跑線。”
  王棟說,京張共同申奧,也為當地的農業企業帶來了機遇,“我們準備將禾久打造成奧運食品基地。”可機遇越大,土地這個疙瘩越難解開。
  35名港澳委員和海外列席人士與河北謀合作
  本報訊(記者王麗)為河北的發展建言獻策,也因看好河北的發展潛力努力尋求合作契機。昨日下午,省政協為前來河北參加省政協十一屆三次會議的港澳委員和海外列席人士牽線搭橋,邀請我省相關方面一起舉行洽談會,雙方面對面交流合作意向。
  首次在兩會期間舉辦海外洽談會
  “省政協全會期間舉辦這樣的活動,尚屬首次。”省政協常委、港澳台僑和外事委員會主任李同亮介紹,工作中他們瞭解到,不少海外委員有在河北投資的願望和需求,但是缺乏與省內有關方面溝通的渠道。為此,全會前委員會專門給海外委員發函,征求他們的投資合作意向以及有待解決的問題,並反饋到相關省直廳局。
  下午3時多,記者來到洽談會現場發現,會場佈置很簡單,沒有會標,不設主持人,長條桌子上簡單擺放著相關單位的桌簽,工作人員坐在桌子後面,與前來咨詢洽談的港澳委員和列席人士一對一交談著。
  記者註意到,場內除了省金融辦、省國土資源廳、省文化廳、省能源局等省直廳局外,還有廊坊市、辛集市政府以及部分省內企業,共35名港澳委員和海外列席人士進行了對接交流。
  “在河北投資更有信心”
  “河北正在努力調結構,打造新的經濟增長點,我有一個光伏發電項目很適合在河北落地,”特邀二組政協委員李耀新介紹說,該發電項目占地面積很大,但可以建在空中,地面仍然可以種植農作物,難的是土地使用權如何取得?“如果租用農地,就得和上百個農戶簽租賃合同,一旦農戶反悔就會給落成的項目帶來麻煩。”李耀新說。
  省國土資源廳的工作人員當面表示,這種一地兩用的情況,應該怎麼處理之前還沒有前例,會好好研究後給予明確答覆。
  港澳委員、燕慶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侯慶虎,意向投資100多億元在張家口發展光伏產業。省能源局新能源處工作人員郭文成詳細回答了他的問題,並介紹了該市發展光伏產業優勢。“我十分滿意。在河北投資更有信心了!”侯慶虎說。
  “這是我們尋求海外合作的良機“
  省文化廳文化產業處的工作人員向記者展示收到的一摞名片、資料,高興地說,“河北有豐富的文化資源,發展文化產業得天獨厚,有這麼多海外人士願意投資合作呢。”列席人士、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理事、香港金幣公司主席凌鋒充分瞭解了河北的文化產業現狀後,建議在河北設立“河北文化產業基金”,並表達了投資意向。“其實,國內已經有100多支文化產業基金了,河北如果也建了基金,肯定能很好地促進河北文化產業發展。”他說。
  在石家莊君樂寶乳業、北人集團、以嶺藥業展位前,有一瓶印了外文的“飲料”,很是顯眼。“這是來自加拿大的楓樹糖漿,是健康的飲品,我會帶回公司進行試驗,看能否做出新口味的酸奶飲品。”石家莊君樂寶乳業公司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海外列席人士、加拿大全球採購有限公司總裁張傑把它帶給我們,願意和我們合作研發新的產品。
  北人集團的工作人員則表示,“此次洽談會是我們尋求海外合作的良機,我們有意向和張傑女士合作,把這款產品推向零售市場”。
  據統計,洽談會上,港澳委員和海外列席人士咨詢項目涉及金融、養老、新能源、文化產業、食品、環保等領域,當場達成合作意向10項,需進一步溝通推進的25項。
  王金洲常委:
  傳統產業瓶頸期正是優化升級機遇期
  本報訊(記者馮陽)“現在河北經濟正面臨巨大壓力,雖然看起來不是件好事,但也是我省轉型升級的一大機遇。”1月10日,在經濟二組的討論會結束後,省政協常委、省政協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王金洲意猶未盡地說。
  王金洲在閱讀今年的政府報告時註意到,我省的生產總值和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都沒有達到預期目標。“在壓產能治污染特殊任務的影響下,我們取得現在的成績很不易。但同時也能看到,新常態下最突出的一個標誌就是經濟增長速度降下來了。”王金洲說。
  在王金洲看來,河北經濟增長速度下降的根本原因在於我省傳統支柱產業發展受阻,一方面在於環境容量和治污壓力的影響,另一方面則是鋼鐵、水泥等產業市場萎縮。我省傳統產業比重大,新興產業比重小是老問題,但經濟發展的慣性導致問題始終無法解決。“去年6643工程之所以能夠推下去,很大原因就是傳統產業市場遇到了問題。假如市場和效益還像從前那麼好,工程實施的阻力會很大。”王金洲說。
  因此,王金洲把我省經濟發展中的瓶頸期看作機遇期,“正是傳統產業的發展遇到阻力,才有可能使資金、人才等生產要素向其他行業、領域轉移,迫使我省抓緊產業優化升級工程,大力發展現代物流、工業研發設計、電子商務等新型產業和服務業。”
  此外,王金州認為,多元化的融資渠道對於經濟發展至關重要,“可以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到創業板、新三板上市,讓股權基金、創業基金、併購基金髮展起來。對於民間融資予以規範,可通過鼓勵民間徵信的發展推動互聯網金融和民間融資租賃的發展。”
  “80後”史芬燕代表:
  土地流轉應打消農民後顧之憂
  本報記者 付薇 文/圖
  邯鄲代表團的史芬燕是“80後”,來自基層的年輕企業家。在一屋子代表中,身穿橘色外套的她顯得最年輕。
  作為“80後”企業家,她怎麼會關註土地流轉這樣嚴肅的話題?原來,現在很多農業企業都是通過土地流轉獲得經營場地,她們公司也不例外。從2014年1月至今,她的肉鴿養殖有限公司也流轉了幾百畝土地,對於農民的想法感同身受,自然就有了這個提議。
  她建議:第一,建立土地流轉服務平臺,規範和規劃土地流轉方式。她說,以她的經驗,有的農民對土地流轉非常認可,有的則認為:“我的土地讓出去,能保證我得到什麼?”如果沒有可靠的解決方案,即使政府做再多思想工作,他仍然會有後顧之憂。第二,農民希望扶植髮展農村專業合作社,規模化流轉土地。第三,農民需要產業支撐,發展高效農業和農產品深加工。第四,希望金融助力三農,讓農民的土地產生效益。“我覺得,需要農民+合作社+龍頭企業這三方的合力,共同尋找一種模式,讓農民感受到這個平臺能讓他們生活有改善,能看到希望,這比什麼都重要。這樣才能讓農民開心快樂地幫助企業、加入企業,一起成長和發展。”史芬燕說。
  此外,她還建議,企業要力所能及地幫助留守農村的婦女兒童和孤寡老人,比如幫助他們就業和加大對學前教育的投入和管理。“我們中國是個農業大國,基層農民是很重要的。農民需要的是希望,基層需要的是未來。未來如果充滿希望,所有農民會發自內心的歡呼,這比什麼都重要。”
  (原標題:小微企業有場地沒用地指標,咋辦)
創作者介紹

melbourne

ixwhidwl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